我和亚历山大在大学平行班学习。学生时代给我留下了温和的回忆。当时他完全不是一个庄重 的人。他一直和电影中的现代医生很像。他一直充满活力,齐肃,面带微笑。什么都作得很快:走路,说话,吃饭。他的成就不是好运气,就是规律性.。带着他素有的乐观主义和一点完美主义一直协助他。

I don't like0 dis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