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以男护士在儿童医院工作的时候我就认识了他 。我们偶然认识的。作为神经外科医生我诊察病人,而那个学生对小病人诊断和生活很感兴趣。说实话,很遗憾亚历山大再不从事实用儿童护理业,但是每个人在生活过程中要做一定的选择. 然而制药学中出现一个给任何行业能提供发展和推进的优秀的专家和管理人。

I don't like0 dislikes

Leave a Comment